虛心的人有福了

2016-09-04 21:18:09   閱讀:4914次   作者:王明道   來源:王明道文庫精選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這一節經文不但是圣經中很重要的一段教訓,也是許多信徒最熟悉,許多講道的人所常講的。按理一切熱誠的信徒必是都十分虛心了。那想到實際上卻不是這樣。許多熱誠的信徒有堅固的信心,有為道戰爭的勇敢,明白不少圣經中的道理,肯為主的緣故舍棄一切,背起十字架來跟隨耶穌,滿心羨慕竭力追求成為圣潔完全,但在“虛心”這一樣重要的德行上卻是一貧如洗。而且我們常常看見最熱心的信徒竟是最不虛心的人。這豈不是極可惜的事!

  我們常看見熱心的信徒是那樣殷勤讀圣經,那樣竭力尋求神的旨意,那樣忠心為主作見證,那樣熱心去勸人歸主。他們在圣道上那種奮勉前進的景況,真使我們不能不欽佩羨慕。我們若去問他們愿意不愿意在圣道上得著更多的進步,他們一定回答說“十二分的愿意”。不久他們聽見一個別的信徒講了一次道理,或是談到一段經義,是他們所未曾想到未曾聽過的,或是與他們所看的不同,(如果與他們的看法互相沖突,那更不用提了),他們不但不肯安靜聽一聽別人所講的,再詳細查考圣經,看看別人所講的究竟是否合乎圣經,是否比自己的看法更正確,反倒立時起來批評攻擊,說別人不對。其實他們究竟有沒有完全了解別人所講的,究竟曾否將別人所講的拿來,詳細的與自己所講的在圣經的亮光中比較過。不用說他們未曾這樣作過,有時他們聽別人講道,不過僅聽到一半,或是還不到一半,只因他們聽見幾句話是與他們的思想不合,便立時發怒走去,大肆批評。有時他們連他們所批評的人都未曾見過,他未曾聽過那人講道,未曾讀過那人的著作,不過從旁邊的人聽見一些傳述的言語,他們便立時怒不可遏,百般的攻擊反對。你若問他們那人究竟講了什么?他們講的究竟是否合乎圣經?他所講的究竟有什么錯誤?與人有什么損害?你再問他們究竟是否詳細查考過那人所講的?有時他們能模模糊糊的說出幾句來,有時竟是瞠目不知所答。他們中間比較有理性的,或者能將那人所講的一一述說出來,并加以種種在他看為合理的批評。但如果你去問他,請他誠誠實實告訴你,他究竟曾否抱著虛懷若谷的心去查考過那人所講的道理,恐怕他不免面紅耳赤的回答你說,他未曾這樣作過。我所述說的這種情形并不是我虛構的,乃是我屢次看見的事實。在這一件事上我們可以看出來真能虛心的人是怎樣的稀少。

  自然我絕對不贊同有些人那樣輕易接受輕易信從別人所講的話。這些人聽見別人所講的道理,只要是動人聽聞的,便毫不查考,毫不思想,毫不用圣經的亮光去辨別,就囫圇吞下去。許多信徒因為這樣輕易接受別人所講的,以致接受了許多錯誤的道理,被人領入岐途,終日在迷途中飄來飄去。但我也不贊同人那樣故步自封,毫不虛心。這種不肯虛心的人,自然不至像那些輕易隨從人的人那樣容易被人引入岐途,但他們所走的如果是岐途,他們是很難出離的。縱使他們所走的不是岐途,他們也很難改正他們自己的錯誤,同時他們也很難接受神藉著別人所給他們的一切新的光亮。毫無定見,太容易隨從別人,固然是一件危險的事;但胸有成見,不肯虛心,常抱著一種“惟我獨是”的思想,也是大有害處的。

  我們又常看見熱心的信徒是那樣的恨惡罪惡,羨慕圣潔。他們說他們為追求作完全人的緣故,愿意付最高的代價。但如果有人看見他們有某種過失,某種弱點,來向他們提出勸戒和忠告的話,他們竟不肯接受。如果別人所提出的是他們所實在有的過失,他們或是原諒自己,或是為自己遮掩,或是怪責別人多事,甚至因此惱羞成怒,說勸告他們的人攻擊他們,嫉妒他們,毀謗他們,也有的人竟反過來責備那勸告他們的人。如果別人所提的是沒有根據的事,是一種傳說或是別人所捏造的壞話,那更不用提了。他們會立時扯裂發指,挺身起斗,說那勸告他們的人是有意尋隙,是誣陷他們。這一類的情形也是“不虛心”的一種表現。一個真能虛心的信徒對于別人向他所進的勸戒和忠告都當和顏悅色的接受。把別人所進善意的勸告拿來,詳細思想一番,再嚴格的查驗自己一下,看自己是否真有別人所說的那種過失,那種缺點。如果真有,便應當一面感謝神的指教,一面也當感謝那提出勸告的人,同時自己更當痛懲力改,離棄這種過失缺點,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如果自己并沒有這種過失呢,也不可向那提出勸告的人動怒,或是表示不滿意。要知道他所提的事雖然不是事實,但在他的心中卻認為事實,而且他肯這樣忠告你,足證他是愛你的,他是關心你的事。你萬不可因他所說的不是事實,便埋沒他的善意與愛心。你接受他的忠告,不但是為他的善意與愛心,也是為你自己將來的益處。如果一個人來勸告你什么事,在他本以為那是事實,所以也才本著愛心來勸告你;但在你一方面,本沒有這樣一件不好的事,或者你要生氣,你要用不和善的態度對待那勸告你的人,甚至于責備他幾句。請問那個人看見你這種態度,以后他再看見你實在有過失,他肯不肯再來勸告你?敢不敢再來勸告你?這樣,你一次用不和善的態度對待那勸告你的人,無異你自己永遠關起別人勸告你的門路,使你自己再不能得別人的幫助。一個虛心的人常恐怕別人不肯勸告他,常以少有人勸告他為一件憾事。一個虛心的人接受別人的勸告惟恐不及,巴不得多有人來勸告他。怎可以自己關起諫善的門,使別人總不敢來勸告你呢?

  本著愛心勸告人是一件難事,但能虛心接受別人的勸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能本著愛心去勸告人的人固然很少,但能虛心接受別人的勸告的人也實在不多。有些人愿意本著愛心去勸告人,無奈他們去作這善工的時候,常是招來惡意的反感,日久天長,他們見他們所作的善工非但無益,反到招損,自然便灰心餒志,不肯再作這種工作。常見有人囗中總說樂意接受別人的勸告,總說自己愿意悔改自己一切的過失,但是如果真有人來勸告他們,他們卻是剛愎自用,給別人難堪。這種虛囗而不虛心的人,真是不容易有什么進步的。可嘆!這種虛口而不虛心的人,竟是多得不可勝數。

  自然我不贊同一個人立身處世毫無定見,無論作什么事都隨著別人的言語為轉移;一個人來告訴他說應當這樣作,就立時去作,不久又有一個人來告訴他說不應當這樣作,便止住不作。有人告訴他說那樣作好,他便立時隨著也說好;再有一個人告訴他說那樣作不好,他就立時隨著說不好。這種人好像墻頭上的草一般,東風吹來就往西倒,西風吹來就往東倒。一個這樣的信徒在這邪惡的社會中生活,是危險萬分的。但如果一個人剛愎自用,毫不虛心,不肯接納別人諫善的言語,只知一意孤行,這個人也總不會離開他自己一切的缺點,走向完全的地步去。前一種人在接受別人的言語這件事上走的太過,后一種人在這一件事上卻是不及。過與不及都是不好的,我們當走的是中道。無論什么人對我們所發的勸告都要靜聽,都可以教受,但總要詳細思想,慎重考慮,更要一面祈禱,求神指示,一面用圣經中的光輝去燭照一番,然后再決定取舍。好的言語無論是什么人所說的都要隨從,不好的言語無論是什么人所說的都要屏棄。一個信徒若能這樣虛心,他的進步必定不可限量了。

  如果一個熱誠的信徒在他已有的各種長處上再加上“虛心”這種美德,凡事不胸懷成見,剛愎自用,認定神能藉著各種事物,各種境遇,與各種的人,教訓他,造就他;也確知自己未曾完全,未曾都得著,乃是應當竭力追求,以期進到完全的地步,同時又能多用耳靜聽,多用心思想,多在神和人面前謙遜自卑,又能遵行經上的教訓,“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帖前 5:21)。這個信徒必能一日比一日多蒙神的恩惠,多有進步,在世界上多榮耀神,多幫助人,在基督復臨的時候得著更美的賞賜,那時他們要更清楚的明白主耶穌的教訓-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 5:3)。

毕尔巴鄂老照片